当前位置:首页 > 刘立淇山上四棱碑,山下石院坝,播州祝家院子有文化有故事-遵义晚报

刘立淇-刘立淇山上四棱碑,山下石院坝,播州祝家院子有文化有故事-遵义晚报

刘立淇山上四棱碑,山下石院坝,播州祝家院子有文化有故事-遵义晚报

刘立淇 全部文章 2019-03-15 1次查看

刘立淇山上四棱碑,山下石院坝,播州祝家院子有文化有故事-遵义晚报

刘立淇
经过近两百年风雨,代表墓主人身份和地位的四棱碑已有些风化,依稀可见碑文中有“举人”等字;距离坟茔不远处的山下,有青石铺就的院子、古色古香的雕花窗、破损严重的老木屋……在今天看来,播州区影山湖街道办事处和平社区祝家院子是个极为普通的居民区,而当时光穿越回两百多年前,祝家院子却曾让“文官下轿武官下马”,这是为何呢?这与墓主人有着莫大关系,也与这个大家庭坚持传承好家风有关。目前,对于山上的墓碑和山下祝家院子的青石院坝,影山湖街道办事处正着力保护。
西崖山上举人墓地
位于苟江大道旁的西崖山曾被称为仙人山,山虽不算高,但站在山顶却能远眺播州城区。快到山顶的位置,有多处坟地,其中一处墓前有高耸的四棱碑,虽有些 风化腐蚀,但依然可看到碑四面均刻着文字,最上端还有一个形似清代官帽的装饰。

祝汝光向祝家年轻人讲四棱碑上的内容
墓中所葬何人?“这是先祖祝文震的坟,他是清代道光年间的举人。”84岁的祝汝光一边扯掉墓碑周围的杂草,一边将祝家故事娓娓道来。原来,明末清初,祝家先祖从遵义凤凰山一带迁居到和平,发展到现在,已是400多人口的大家族。祝家虽没有人做过大官,但历来注重读书和学习,至今家谱中还记载着“喝稀饭也要读书”的淳朴家风。其中,墓主人祝文震还曾办学授教。
祝汝光的介绍,遵义晚报记 者在《南白镇志》等资料中找到了相应的佐证。据记载,祝文震是道光二年壬午科举人,曾任翰林院编修,后因母亲身体欠佳,于是辞官回乡回到家乡后,祝文震曾在当地土寨法华寺设馆授教,生徒众多。除此之外,祝家家谱中还记录着祝文震号召募集资金修路、修梅搭桥等的情况。
梅搭桥与祝文震渊源
梅搭桥在哪里?这座桥与祝文震有何关系?
过去,本没有和平这一地名,大家称和平为梅搭桥。
据史料记载,梅搭桥在和平街东南面约百米处,原后坝一组附近。梅搭桥的桥址处于从南白往三岔、团溪方向的交通要道上。起初,桥址处原本并无桥梁, 只是相传该处小河边长有一棵杨梅树,其树枝倾斜横出,卧于小河之上,来往人群则从树干上过河,人们便称呼为梅搭桥。

有些破败的石院坝见证了祝家院子的发展
清朝道光年间,祝文震与当地有识之士联合富绅出面,募集钱粮,于梅搭桥处,修建了一座石灰粘结的石砌单孔拱桥,桥长5米,桥面宽3.3米,孔高3.5米。石拱桥竣工后,方便了当地群众过河,为此还立了功德碑。碑文有一段“募修梅搭桥小引”,将桥名称为梅竹桥,但当地老百姓仍称之为梅搭桥。
祝汝光告诉记者,撰写“募修梅搭桥小引”的就是祝文震,这段不算长的文字还被收录进《南白镇志》中,后来,由于南楠公路(南白至楠木渡)建成,梅搭桥便成为了过去。如今,因城市发展,梅搭桥已消失。
两百多年的石院坝
离西崖山不远的祝家院子是祝家人聚居的居民区,这里一家紧挨一家,有400多人。祝家后人祝伟荣说:“听祖辈说,祝家院子很大,房子与房子之间有走廊连接,就算下雨天,走进院子,衣服一点不会被打湿。”
如果从祝家院子匆匆而过,你并不能感受到这里的古老,只有走进去才能有所感受。祝伟荣带着记者穿过一栋又一栋居民楼,到了院子最边缘处的石院坝,这是唯一还能证明祝家曾是大户人家的地方。记者跨过一处歪歪斜斜的龙门,再走上几步台阶,来到了石院坝,虽然周围都是充满现代元素的民居,但青石铺就的院子、台阶以及圆形雕花窗还在。住在院子一侧的祝汝田说,祝家人习惯叫这个院子为石院坝,这个院子同属很多家,谁也不敢轻易动这些“老古董”,所以才保留到了现在。
和平社区居干的祝兵也是祝家后人,他告诉记者,祖上除了祝文震中过举人外,祝文震的孙子祝先泽是恩赐翰林、孙子祝先施曾做过施秉教谕,为此,祝家院子曾是一个让“文官下轿武官下马”的地方,而现在,祝家的读书人也很多,从恢复高考到1996年,出过100多名大学生,其中不乏高材生。
“祝家是一个有文化有故事的家庭,良好的家风值得称赞。”影山湖街道党工委副书记、政法委书记梁昌勇告诉记者,2017年元月,影山湖街道办事处成立后,一直在多方收集有关祝家的历史资料,并准备将祝家石院坝及山上的墓地纳入保护之中,办事处还曾邀请祝汝光为年轻党员上党课,做这些是希望祝家的优良家风能影响更多人。
猜你喜欢看:
1、这股“风暴”不得了,今天全遵义就逮了38个“老赖”
2、2017年遵义在岗职工年平均工资出炉,你在哪个水平?
(本文为遵义晚报采写稿件,未经授权严禁转载)编辑/任 然审核/余春玉总审/冯 跃